偏远山村的夜晚成了火树银花不夜天

时间:2019-09-01 来源:www.xihouxiang.com

  原标题:偏远山村的夜晚成了火树银花不夜天

  曾几何时,偏远山村的夜晚成了火树银花不夜天?曾几何时,这里幢幢白墙黑瓦高码头的徽派古民居成了琼楼玉宇、天上宫阙?我沉浸在五光十色的灯海里,一任思绪飘飞……

  五六年前,家乡上河是遐迩闻名的深山珠村。村民靠磨珠富起来了,但村子也因磨珠成了受污染的重灾区。那时我周六回家,满耳是磨珠机声,满眼是玻璃珠加工的粉末残渣,到处是污水浊流,连村东的壶江也成了牛奶河。

  壮士断腕的五水共治使家乡的山青了,水绿了。美丽乡村建设中上河成了诗人小镇、省三级旅游景区,白天游人如织,夜晚灯火辉煌,换了人间。

  

  此刻我置身在村西头的小湖畔。小湖素有小西湖的美称,湖中三个宝塔形小石坛即三潭印月,周围洒满了银色的月光,数百尾锦鲤悠游水中。湖周围灯光装饰的高码头倒映水中,犹如无数锦鸡在争丽斗艳。最吸引人的还是小湖南边的景观墙。三个紫色洞门辉映着一串串红灯笼,显得珠光宝气、富丽堂皇。拍照留影的人也都笼罩在紫红色的云雾中,感觉如梦似幻,不知天上人间。

  我随人流往东来到上河村三大厅堂之一的大方伯。大方伯为明清时陈氏家族先祖建的厅堂。整个厅堂有七进,纵深120米,画栋雕梁,美轮美奂。走进台门,只见厅堂内如山花烂漫,一片红艳,除了灯还是灯。我们如来到芝麻开门的大宝库,灯彩让人目不暇接,赏心悦目。厅堂里的是大红宫灯、八角形彩绘纱灯,喜庆庄严。两边厢房一百多米长的游廊里是鱼灯、走马灯、宝莲灯……欢快活泼。

  来到艾青路和白居易路交叉口,这里是另一种灯的高潮。诗人艾青塑像周围,烛光通明,香火点点。清明节这天,诗人故里的后人、诗人小镇的村民还有众多游客都来祭奠这位伟大诗人。这时,我又一次读了镌刻在大理石塑像底座上的诗人的诗句: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因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哦!我明白了,为什么这里的烛光如此明亮,香火如此旺盛?因为诗人曾歌唱过《大堰河——我的保姆》,在那黎明前的黑暗里,诗人曾发出过《黎明的通知》……

  穿过灯光的街巷,我们踏上了村东横跨壶江两岸的四孔古石桥。这里的江桥、平畴、山峦使我顿觉豁然开朗。这里远远近近、高高低低、疏疏密密、参差错落的灯光构成了另一个灯的世界。我侧身俯视桥下,看到的是双桥落彩虹的壮观;向西远眺,但见壶江西来,两岸高楼的灯光,一排排的路灯,水面游船的灯光全倒影江中,使壶江成了灯的河流,潺潺流向东面的黄堂山。此时的黄堂山如青铜的屏风高高耸立在夜幕下。在它南面山脊有条金色巨龙从山麓腾挪跌宕直扑向天际,那是灯光装饰的木栈道。让我惊异的是半山腰,栈道边还高挂着一弯新月。过去,月亮都是从黄堂山巅升上来的,怎么今晚从半山腰升上来了?一个老乡见我惊讶神态,便对我说:“奇怪了吧,那是人造月亮,新近才建的!”另一老乡说:“今天才初一,是弯弯的娥眉月。十五十六你再来会看到圆月了。它与天上的月亮一样,会满满损损的。”一听老乡的话,我百感交集。我们的时代真是个筑梦的时代,创造奇迹的时代。嫦娥奔月,蛟龙入海,高铁速度……有了人造卫星,如今又有人造月亮了。奇迹一件接一件,多么振奋人心啊!如把家乡璀璨的灯光喻为满天繁星,有了这人造月亮,无论阴晴雨雪,家乡的夜晚都会是星月交辉了。

  摄影 | 高攀

  作者 | 陈立新

  编辑|赵哲越

  审核 | 李少俊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来源:浦江微讯

  原标题:偏远山村的夜晚成了火树银花不夜天

  曾几何时,偏远山村的夜晚成了火树银花不夜天?曾几何时,这里幢幢白墙黑瓦高码头的徽派古民居成了琼楼玉宇、天上宫阙?我沉浸在五光十色的灯海里,一任思绪飘飞……

  五六年前,家乡上河是遐迩闻名的深山珠村。村民靠磨珠富起来了,但村子也因磨珠成了受污染的重灾区。那时我周六回家,满耳是磨珠机声,满眼是玻璃珠加工的粉末残渣,到处是污水浊流,连村东的壶江也成了牛奶河。

  壮士断腕的五水共治使家乡的山青了,水绿了。美丽乡村建设中上河成了诗人小镇、省三级旅游景区,白天游人如织,夜晚灯火辉煌,换了人间。

  

  此刻我置身在村西头的小湖畔。小湖素有小西湖的美称,湖中三个宝塔形小石坛即三潭印月,周围洒满了银色的月光,数百尾锦鲤悠游水中。湖周围灯光装饰的高码头倒映水中,犹如无数锦鸡在争丽斗艳。最吸引人的还是小湖南边的景观墙。三个紫色洞门辉映着一串串红灯笼,显得珠光宝气、富丽堂皇。拍照留影的人也都笼罩在紫红色的云雾中,感觉如梦似幻,不知天上人间。

  我随人流往东来到上河村三大厅堂之一的大方伯。大方伯为明清时陈氏家族先祖建的厅堂。整个厅堂有七进,纵深120米,画栋雕梁,美轮美奂。走进台门,只见厅堂内如山花烂漫,一片红艳,除了灯还是灯。我们如来到芝麻开门的大宝库,灯彩让人目不暇接,赏心悦目。厅堂里的是大红宫灯、八角形彩绘纱灯,喜庆庄严。两边厢房一百多米长的游廊里是鱼灯、走马灯、宝莲灯……欢快活泼。

  来到艾青路和白居易路交叉口,这里是另一种灯的高潮。诗人艾青塑像周围,烛光通明,香火点点。清明节这天,诗人故里的后人、诗人小镇的村民还有众多游客都来祭奠这位伟大诗人。这时,我又一次读了镌刻在大理石塑像底座上的诗人的诗句: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因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哦!我明白了,为什么这里的烛光如此明亮,香火如此旺盛?因为诗人曾歌唱过《大堰河——我的保姆》,在那黎明前的黑暗里,诗人曾发出过《黎明的通知》……

  穿过灯光的街巷,我们踏上了村东横跨壶江两岸的四孔古石桥。这里的江桥、平畴、山峦使我顿觉豁然开朗。这里远远近近、高高低低、疏疏密密、参差错落的灯光构成了另一个灯的世界。我侧身俯视桥下,看到的是双桥落彩虹的壮观;向西远眺,但见壶江西来,两岸高楼的灯光,一排排的路灯,水面游船的灯光全倒影江中,使壶江成了灯的河流,潺潺流向东面的黄堂山。此时的黄堂山如青铜的屏风高高耸立在夜幕下。在它南面山脊有条金色巨龙从山麓腾挪跌宕直扑向天际,那是灯光装饰的木栈道。让我惊异的是半山腰,栈道边还高挂着一弯新月。过去,月亮都是从黄堂山巅升上来的,怎么今晚从半山腰升上来了?一个老乡见我惊讶神态,便对我说:“奇怪了吧,那是人造月亮,新近才建的!”另一老乡说:“今天才初一,是弯弯的娥眉月。十五十六你再来会看到圆月了。它与天上的月亮一样,会满满损损的。”一听老乡的话,我百感交集。我们的时代真是个筑梦的时代,创造奇迹的时代。嫦娥奔月,蛟龙入海,高铁速度……有了人造卫星,如今又有人造月亮了。奇迹一件接一件,多么振奋人心啊!如把家乡璀璨的灯光喻为满天繁星,有了这人造月亮,无论阴晴雨雪,家乡的夜晚都会是星月交辉了。

  摄影 | 高攀

  作者 | 陈立新

  编辑|赵哲越

  审核 | 李少俊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壶江

  黄堂山

  偏远山村

  诗人

  厅堂

  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