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东海岛屿,渔民拿起画笔,画出绚丽的世界

时间:2019-09-26 来源:www.xihouxiang.com

2019

舟山群岛的小船,十九世纪的纸画

渔民画的来源可以追溯到明清时期的渔船画以及雕像,旗帜和服饰图案。它们暗示着古代越人的精神图腾和久违的民间精神。大多数作者是未接受美术教育的渔民的孩子。当他们拿起刷子时,几乎几乎没有想过。渔船,渔网,海怪,大鱼,这些图像频频出现,这在岛上是司空见惯的,但是由于其特殊的地理位置和自然环境,它变成了一个奇特的风景,岛上的日常生活是传奇。

杨素亚《花色大鱼》

蔡承时《抢修》

对渔民画的兴趣来自多年前的一次旅行。那时,我还在报纸的格子间里工作,花了很多时间。现在看来,一年的无所作为变得不可原谅,徒劳的岁月是无法挽回的。后来,我终于选择离开,在舟山群岛游荡了很长时间。这些经验已成为重要的写作资源。

在东中国海,我看到了许多渔民的画作,拜访了一些作画的渔民,并获得了许多第一手资料,从而构成了本书的原型。在那之后,有很多机会去岛上。几年后,这个话题逐渐丰富起来。后来,增加了一些文本研究。从传承至今的历史资料中,发现了东海民间绘画的痕迹。现代渔民的绘画可以包含在该系统中,并成为其中的一部分。

王小安《蟹神》

马少洪《海怪》

在选择渔民画作方面,我更喜欢非专业背景的渔民作品,即所谓的“子艺术”,这在字面上是可以理解的。业余爱好者是平民,普通百姓,朴素的人,并且精神没有受到污染。他们的作品蕴含着原始的力量和纯粹的人类精神。简单的感觉带来的感觉是持久的。他们的线条开阔又大,色彩凶猛,看上去很尴尬。实际上,有一种真诚的力量直达内心。他们想要呈现的是思想世界。在海洋的数千年中,整个团队对海洋的想法已由他们的双手表达出来。

于世祥《岱衢洋黄鱼汛》

卢秀绒《乌贼夫妻》

写这本书的动机完全是出于兴趣和个人行为,与地方政府无关。渔民的画中有一些出色的作品。它们是充满活力的民间艺术。他们凭直觉输入图像,并可以看到古代船只绘画的痕迹。这是一个值得珍惜的民间传统,但其中一些受到文化工程的压力。不成熟的作品,许多受过大学教育的年轻人加入了渔民画的创作,制成了甜美甚至是卡通的产品,实际上已经偏离了民间绘画的初衷,值得警惕。在本书中,我选择了很多作品,尤其是在1970年代和1980年代。我更喜欢将渔民的画看作是民间力量的集结式爆炸,是海洋民间艺术的独特种子。

事情很少见。随着年龄的增长,越来越多的流浪者变得讨厌,那些才华横溢的表演者炫耀自己不擅长的东西,以弥补自卑。当我看到渔民的画时,我常常想起那些人的肤浅,也想起了夸张而有趣的伪装。在表演者身上,我看到了时代的肤浅和急躁,艺术难以触及。在东海小岛上,与老渔民交往,看到了久违的诚意,这是最有价值的特征。

《海神的肖像:渔民画考察手记》盛文强作品

舟山群岛的小船,十九世纪的纸画

渔民画的来源可以追溯到明清时期的渔船画以及雕像,旗帜和服饰图案。它们暗示着古代越人的精神图腾和久违的民间精神。大多数作者是未接受美术教育的渔民的孩子。当他们拿起刷子时,几乎几乎没有想过。渔船,渔网,海怪,大鱼,这些图像频频出现,这在岛上是司空见惯的,但由于其特殊的地理位置和自然环境,它变成了奇特的风景,岛上的日常生活是传奇。

杨素亚《花色大鱼》

蔡承时《抢修》

对渔民画的兴趣来自多年前的一次旅行。那时,我还在报纸的格子间里工作,花了很多时间。现在看来,一年的无所作为变得不可原谅,徒劳的岁月是无法挽回的。后来,我终于选择离开,在舟山群岛游荡了很长时间。这些经验已成为重要的写作资源。

在东海,我看到了很多渔民的画作,拜访了一些作画的渔民,并获得了许多第一手资料,这些都是本书的原型。在那之后,有很多机会去岛上。几年后,这个话题逐渐丰富起来。后来,增加了一些文本研究。从传承至今的历史资料中,发现了东海民间绘画的痕迹。现代渔民的绘画可以包含在该系统中,并成为其中的一部分。

王小安《蟹神》

马少洪《海怪》

对渔民画的选择,我更倾向于非专业背景的渔民之作,也即所谓的“素人艺术”,从字面来理解,素人即平民、平常人、朴素的人,精神未经过污染,他们的作品包含着原始的莽力,以及单纯清澈的人类精神。素朴的感情给人带来的触动是长久的,他们线条大开大合,用色猛烈,看似拙陋,实则有一种真诚的力量,直抵内心。他们所要呈现的,是心念中的世界。在与海洋相处的几千年中,整个族群面向海洋的思考,都借他们之手表达出来了。

俞世祥《岱衢洋黄鱼汛》

卢秀绒《乌贼夫妻》

写这本书的动力,全然来自兴趣,是个体行为,与当地政府无关。渔民画中有一些优秀之作,是元气充盈的民间艺术,凭直觉进入图像,从中可以看到古代船绘的余絮,这是值得珍视的民间传统,但也有一些是文化工程催动之下的不成熟之作,许多受过学院教育的年轻人加入到渔民画的创作中来,做出了甜熟甚至卡通的产品,实际上已经偏离了民间绘画的本意,是值得警惕的。在这本书里,我选取的多是颇有可观之处的作品,尤其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作品。我更愿意将渔民画视为一种民间力量的集束式爆发,是海洋民间艺术中的独苗。

物以稀为贵。随着年纪渐长,越来越讨厌浮浪之辈,那些天才的表演家,标榜着自己不擅长的东西,作为一种自卑心理的补偿。当我看到渔民画时,便时常想起那些人的肤浅,更想起夸张滑稽的伪装,在表演者的身上,看到的尽是时代的肤浅与急躁,艺术是难以抵达的。在东海岛屿,和老渔夫做朋友,看到的是久违的真诚,这才是最可贵的品性。

《海神的肖像:渔民画考察手记》 盛文强 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