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母觉得你年纪一大把还没嫁出去忧心忡忡

时间:2019-09-02 来源:www.xihouxiang.com

  作为一名作家,我常常为了写稿搜肠刮肚冥思苦想,有时为了写一篇文章要考虑好几天,最后才动笔。

  有些人站着说话不腰疼,觉得你就是在那随便写点什么,哪里会很辛苦,用得着委屈巴巴?

  诸位,要是随便写写都能成为作家,那岂不是人人都可当作家?

  你以为只要是个女人就一定会生孩子,可是有可能不孕不育或者还有其它疾病生不了孩子呢?

  这世上没有什么工作是不辛苦的,你看到别人悠哉乐哉在那里看看书一天就过去了,殊不知他为了一篇文章投入了多少时间精力?

  要是作家写文章这么容易,那行啊,你来试试,看看你能不能写出来?

  有些人自己愿意随波逐流,为了结婚而结婚,为了生孩子而生孩子,就这么把自己的一生都应付过去了。

  可人生不是用来应付的,人生是一场痛苦的修行,在这红尘俗世,你今天应付明天应付,一生就这么应付过去了。

  不懂别人的苦,就别劝人大度。

  不是谁都能“宰相肚里能撑船”,遇到那种芝麻蒜皮的小事也可搅得天翻地覆的人,你也是没辙。

  一边为了写稿发愁,一边还得应付某些人的恶意中伤。

  有人觉得清者自清,你不理他们不就完了,可是苍天啊大地啊,哪有那么容易,你不理人家可是人家理你啊,就差在你头上拉屎拉尿了,你还能坐视不管吗?

  做人难,做女人难,做女作家难,难上加难。

  父母觉得你年纪一大把还没嫁出去忧心忡忡,旁人更是觉得匪夷所思不可理喻,要是遇到几个好事者,更是幸灾乐祸唯恐天下不乱。

  此时此刻,对于一个年纪一大把还从未谈过恋爱并且也未考虑婚姻的女作家而言,是极其严酷的考验。

  一来自己身心疲惫,二来有苦难言,对写稿也造成了影响。

  活着不容易,好好的活着更是不容易,体面的活着更是不容易。

  但愿吃过的苦和药,会成为自己前行的动力,屡战屡败屡败屡战,永不言弃。

  

  雨后新颜

  B67c298d f020 4f89 aac6 0710bc0709ec

  字数 699

  作为一名作家,我常常为了写稿搜肠刮肚冥思苦想,有时为了写一篇文章要考虑好几天,最后才动笔。

  有些人站着说话不腰疼,觉得你就是在那随便写点什么,哪里会很辛苦,用得着委屈巴巴?

  诸位,要是随便写写都能成为作家,那岂不是人人都可当作家?

  你以为只要是个女人就一定会生孩子,可是有可能不孕不育或者还有其它疾病生不了孩子呢?

  这世上没有什么工作是不辛苦的,你看到别人悠哉乐哉在那里看看书一天就过去了,殊不知他为了一篇文章投入了多少时间精力?

  要是作家写文章这么容易,那行啊,你来试试,看看你能不能写出来?

  有些人自己愿意随波逐流,为了结婚而结婚,为了生孩子而生孩子,就这么把自己的一生都应付过去了。

  可人生不是用来应付的,人生是一场痛苦的修行,在这红尘俗世,你今天应付明天应付,一生就这么应付过去了。

  不懂别人的苦,就别劝人大度。

  不是谁都能“宰相肚里能撑船”,遇到那种芝麻蒜皮的小事也可搅得天翻地覆的人,你也是没辙。

  一边为了写稿发愁,一边还得应付某些人的恶意中伤。

  有人觉得清者自清,你不理他们不就完了,可是苍天啊大地啊,哪有那么容易,你不理人家可是人家理你啊,就差在你头上拉屎拉尿了,你还能坐视不管吗?

  做人难,做女人难,做女作家难,难上加难。

  父母觉得你年纪一大把还没嫁出去忧心忡忡,旁人更是觉得匪夷所思不可理喻,要是遇到几个好事者,更是幸灾乐祸唯恐天下不乱。

  此时此刻,对于一个年纪一大把还从未谈过恋爱并且也未考虑婚姻的女作家而言,是极其严酷的考验。

  一来自己身心疲惫,二来有苦难言,对写稿也造成了影响。

  活着不容易,好好的活着更是不容易,体面的活着更是不容易。

  但愿吃过的苦和药,会成为自己前行的动力,屡战屡败屡败屡战,永不言弃。

  作为一名作家,我常常为了写稿搜肠刮肚冥思苦想,有时为了写一篇文章要考虑好几天,最后才动笔。

  有些人站着说话不腰疼,觉得你就是在那随便写点什么,哪里会很辛苦,用得着委屈巴巴?

  诸位,要是随便写写都能成为作家,那岂不是人人都可当作家?

  你以为只要是个女人就一定会生孩子,可是有可能不孕不育或者还有其它疾病生不了孩子呢?

  这世上没有什么工作是不辛苦的,你看到别人悠哉乐哉在那里看看书一天就过去了,殊不知他为了一篇文章投入了多少时间精力?

  要是作家写文章这么容易,那行啊,你来试试,看看你能不能写出来?

  有些人自己愿意随波逐流,为了结婚而结婚,为了生孩子而生孩子,就这么把自己的一生都应付过去了。

  可人生不是用来应付的,人生是一场痛苦的修行,在这红尘俗世,你今天应付明天应付,一生就这么应付过去了。

  不懂别人的苦,就别劝人大度。

  不是谁都能“宰相肚里能撑船”,遇到那种芝麻蒜皮的小事也可搅得天翻地覆的人,你也是没辙。

  一边为了写稿发愁,一边还得应付某些人的恶意中伤。

  有人觉得清者自清,你不理他们不就完了,可是苍天啊大地啊,哪有那么容易,你不理人家可是人家理你啊,就差在你头上拉屎拉尿了,你还能坐视不管吗?

  做人难,做女人难,做女作家难,难上加难。

  父母觉得你年纪一大把还没嫁出去忧心忡忡,旁人更是觉得匪夷所思不可理喻,要是遇到几个好事者,更是幸灾乐祸唯恐天下不乱。

  此时此刻,对于一个年纪一大把还从未谈过恋爱并且也未考虑婚姻的女作家而言,是极其严酷的考验。

  一来自己身心疲惫,二来有苦难言,对写稿也造成了影响。

  活着不容易,好好的活着更是不容易,体面的活着更是不容易。

  但愿吃过的苦和药,会成为自己前行的动力,屡战屡败屡败屡战,永不言弃。